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华嫁 > 盛世盛家 全文终

盛世盛家 全文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盛世盛家[全文终]
  
      方华的性子,锦瑜这几年也渐渐看透了。
  
      她是个看起来温和,实则心思狠辣的……锦瑜常常后怕,第一次见到方华时,她竟然会认为她是个可交之人。第一观感害死人啊。盛钰对此的解释是,锦瑜是个心善的,所以看人的目光也是带着善意的,可是方华却是个习惯以恶度人的,所以锦瑜看不透方华实属正常。
  
      这几年,盛家生意顺风顺水,只是盛四少的名声却和生意相反。渐渐的已经显少再有人提及当年的盛四少了。反而是木桓这个名字,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。
  
      青年才俊,颇得圣心,在外人看来,这妥妥的是新一代朝中权贵啊。
  
      过个十年八载的,必然是朝中重臣,权势滔天的……
  
      秦皇后呼方华竞相拉拢也成了情理之中。不管是二皇子还是四皇子,背后都需要势力。木桓如今代表的可不是他一人,而是京中万千寒门子弟,还有朝中那些清贵文臣。得木桓一人,可以说得了京中半数的‘笔杆子’。都说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。可是读书人手中都有根笔,他们最擅长的不是杀鸡宰猪,而是用笔杆子杀人于无形。
  
      若能得木桓相助,不仅得到一个大的助力,而且还能得到京中文人的支持。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而是一加一绝对大于二。
  
      这样稳赚不赔的买卖,秦皇后和华妃自然都少不得要参一脚。
  
      如今宫中的一后四妃。
  
      贤妃因为八公主的事失*宠*,被贬冷宫,皇帝感念旧情,虽未夺了她的妃位,可是困守冷宫,有的也不过是个贤妃的名头了。
  
      余下的二妃,早在这几年看透了宫中形势。
  
      二人干脆抱了团,一幅谁也不帮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三年,宫中秦皇后和方华斗的不相上下。皇帝对这种事睁只眼睛闭只眼睛,一副放纵之态。这样的态度也不能猜测,毕竟皇帝如今年岁渐长,可是储君之位悬而未定,皇帝自然也急,可是不管是二皇子还是四皇子,皇帝都不能放心将江山托付。
  
      便在这时,木桓拒绝了华妃的盛情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如果以恶意度人,想当然的以为木桓拒绝了她,必然是转投二皇子麾下。
  
      华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派人暗要杀掉木桓,不能为她所用之人,留之无用。木桓重伤,若不是一块长命锁护住了他的前心,木桓绝无生还的可能。这事情传到皇帝那里,皇帝大惊,觉得事情稀奇,派人调查凶徒的同时,有了一观那长命锁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身边内侍再一撺掇,皇帝便让木桓带了长命锁进宫。
  
      皇帝一看之下大惊。
  
      随后暗中派人去了木桓家乡打探……这一探,自然便探出了木桓的身世。
  
      竟原来是自己的血脉……皇帝不由得对内侍感慨,说总觉昨木桓这孩子可人疼呢。却原来是血脉相连……不必二选一了,皇帝自然动了扶持木桓的心思。是一木桓得朝中半数文臣推崇,十分得人心。再加上木家无人,皇帝不必担心‘高皇后’的事情重演。
  
      再则木桓确是个人才,比起二皇子和四皇子来,简直有着云泥之别。
  
      皇帝既然动了心思,木桓暴出身世,进而得皇帝欢心,被立为储君便是水到渠成了……这时候秦皇后和方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二人争来争去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。
  
      不甘又如何?秦皇后的依仗是秦家。可岁初,秦老爷染病,皇帝体恤下属,放秦老爷回家休养。说是养好身子再回来替皇帝分忧,可谁都明白,这不过是皇帝的搪塞之词。便是病好了,秦老爷也再无返朝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秦戈越发的少言寡语。
  
      以前唯秦老爷和秦夫人之命是丛。如今对二人的话却是置之不理。
  
      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醉生梦死,余下的时间便去守着秦家祖坟,说是赎罪……
  
      而方家,还比不得秦家。
  
      方华初复妃位时,方家上下简直把方华的话当成圣旨,只要方华开口,方家无不做到。可是一年,两年……眼见着四皇子无缘储君之位,方家对方华的话也渐渐当成了耳旁风。
  
      以前方华曾规劝过,让方家无论如何不要横行京中。
  
      可是自从皇帝决定了储君人选,方家再无人理会方华的话。方家几位公子被长辈约束了几年,早就不满了,这禁令一撤,自然像脱了缰的野马。在京中横行无忌。
  
      最终闹出了人命官司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他们想到方华了,只是无论方家怎么暗中给方华送消息,宫里都再也没有传出过只言片语。
  
      那之后,曾经声名鹊起的四皇子也一夕间没了消息。据闻,曾经有个商队似乎在离京中千里的一个镇子上见过酷似四皇子的人。那人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,出入有小厮跟着。
  
      至于二皇子,依旧留在京中。
  
      只是有木桓压制着,这一生注定没什么作为……
  
      没了娘家势力,秦皇后和方华似乎也失了争斗之心。后宫似是从未有过的平静……
  
      又有一年三月三……
  
      柳树抽出了新芽。盛家迎来了贵客。
  
      贵客是依约而来。五年前,盛钰和元寒曾有约定,待冬哥儿五岁,元寒便登门给冬哥儿启蒙。去岁冬哥儿已过了五岁生辰。
  
      随着元寒同来的是秦桑榆。
  
      锦瑜和秦桑榆见面,二人红着眼睛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最终还是锦瑜先开了口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终于舍得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。如果不是答应了盛四少,我们打算一路去北境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近三年不见,秦桑榆变了些,人黑了些,可整个人却精神极了。有种灼灼之美。锦瑜能看出,元寒待秦桑榆很好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我以为你们早就生了娃。”
  
      秦桑榆脸红。她比锦瑜还年长两岁呢,可如今还没当母亲。至于原因……“他说等找个地方安置下,我们再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